首页 > 生活 > 军事 > 正文

罗昆禾:我见证了开城停战

核心提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来临之际,本网推出由罗昆禾先生口述,赵仕枢笔录整理的《我见证了开城停战》一稿,以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和开城停战协定签字64周年。

共创辉煌

【编者按】抗美援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场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罗昆禾先生是当年在朝鲜前线的战地记者,跟随志愿军谈判代表团在开城采访,见证了停战协定签字的历史时刻。他采写了大量报道,并受到了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接见。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来临之际,本网推出由罗昆禾先生口述,赵仕枢笔录整理的《我见证了开城停战》一稿,以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和开城停战协定签字64周年。

QQ图片20170724105419

1953年7月在朝鲜停战谈判地板门店岗楼前军事记者合影,左起:罗昆禾、邢石操、杨清宇

1953年6月,随着朝鲜战争双方谈判接近达成协议,中共中央宣传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决定组织记者团去开城采访。我当时在西北军区人民军队报社当记者,有幸被组织选入赴朝记者团,到开城参加停战谈判采访。

1951年6月,朝鲜战场经过五次战役的较量,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感到再打下去会越来越困难,被迫与中朝方面开始停战谈判。起初,美方建议谈判在元山港内的一艘丹麦医疗船上举行,并来函说:“丹麦政府将很高兴提供这条船。”在美国盟友的船上谈判,哪有我方的便利?于是我方提出将开城作为谈判地点。经过多次文电往来,对方同意将会场设在开城市高丽里广文洞来凤庄。

开城是一座古城,位于三八线以南。我们到达这里时,看到战争痕迹并不明显。街道虽然不宽,但显得古朴,街面上全是平房,两旁有不少专卖高丽参的店铺,有的招牌还是汉字。街上人来人往,一片和平景象。人们的装束和北部一样,妇女穿长裙,老汉戴无翅的乌纱。

我们记者团到达第二天,谈判代表团“队长”李克农(副总参谋长兼中央军委情报部部长)设宴欢迎我们。他希望大家把停战谈判报道好,把志愿军的伟大胜利、英雄事迹和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精神宣传好。接着,他说由于谈判处于僵持状态,大家可以利用时间安排学习、参观。随后,给我们举办了短期学习班。首先给我们讲课的是“指导员”乔冠华,他当时任外交部外交政策委员会主任委员。他把谈判以来的种种情况、背景材料,向我们作了系统的介绍。他说,自1951年7月10日开始的停战谈判,已历时两年,谈来谈去,主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军事分界线的划分,一是交换战俘。

关于第一项,美方总是企图把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捞到。例如:他们提出要我们让出开城地区,退回三八线以北。中朝方面以南日大将为首的谈判代表提出以三八线为界,双方都要退出越界的地区。我方在西线后撤,美方在东线后撤,东西拉直,恢复战前原状。

交换战俘问题也是双方争论的主要问题之一。由于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半岛南端的人民军不得不进行战略撤退,从而遭受重大损失,很多人被俘。美方凭这点大耍花招,提出一对一的遣返原则。这样他们就可以扣下一些战俘留在韩国或送往台湾。针对美方的诡计,我方提出全部遣返原则。

听了乔冠华的介绍后,我们对朝鲜战争当时的状况和停战谈判有了全盘的了解和认识。我方谈判代表团有位关处长,也向记者团作了补充报告,他还邀请了开城文史馆的专家,向记者们介绍开城的历史。

1952年3月下旬至4月初,第二项议程的小组委员会在限修机场和中立国提名两个问题上陷入僵局。会议开到4月11日,美方谈判代表哈里逊采取了“到会即提休会”的办法,以阻挠谈判的正常进行。每天,哈里逊夹着文件包懒洋洋地步入帐篷,不等坐稳便急切“建议休会”,并起身退出会场。有时只开两分钟的会议,后来越来越短,最短的只有25秒钟。在国际性会议中,哈里逊创造了25秒钟会议的“世界纪录”。

为配合谈判,六七月间,志愿军在全线发起多次反击,取得很大胜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害怕志愿军乘胜前进,终于同意停战。得知谈判结束的消息时,全军振奋,我们记者团的人也都兴奋得跳了起来,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7月27日8点,我们记者团乘车到达板门店。双方正在简易平房里举行谈判,东边草地上停着一架直升机。我们转了一圈便出了大门。

上午10点,双方首席谈判代表在板门店大棚内签字。彭德怀司令员来到开城,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并出席了庆祝大会。他在会上作了即席讲话,最后以坚定的口吻说:“只要紧紧依靠中朝两国人民,执行毛主席的军事路线,任何敌人都是可以打败的。”

板门店谈判,彭德怀在停战协议上签字(资料图)_副本

板门店谈判,彭德怀在停战协议上签字(资料图)

停战协定在签字12小时后生效。晚9点多,我们在高处向东南遥望。晚10点,板门店上空那两道探照灯光柱(表示谈判区)骤然熄灭。第二天,空中的两个船形的大气球也不见了。泄了气的气球像两块大帆布铺在板门店大棚外的草地上。

三年战争真的停止了,和平来临了!

                          (本文由赵仕枢整理)

QQ图片20170724105407

罗昆禾先生

作者介绍:罗昆禾,1924年4月出生在河北任丘县梁召镇正洛村,1937年10月,时年13岁的他就加了抗战武装剧社.在街头宣抗日救国,不久又参加了游击队。1938年1月,八路军第120师359旅进行整编,他成了718团的一名“小战士’。在作战间隙,跟着团参谋长左齐读书、写字,逐渐成了一位多才多艺的笔杆子,常有消息、故事、诗歌在第120师《战斗报》、《晋绥日报》发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任新华社随军记者,采写了大量报道,并受到了毛泽东等老-辈革命家的接见。后在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社工作,先后担任副总编、副社长。采写了邱少云生前所在英雄8连和南丁格尔奖获得者黎秀芳的事迹。1987年8月,罗昆禾被安置到兰州军区西安和平门干休所休养,还受邀担任了多家报刊的特约通讯员。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实习生李惠茹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